被华裔议员出卖 纽约州长签署“亚裔细分法案” 政客为何喜欢细分亚裔?



2021年12月23日,纽约州州长霍楚签署通过了《亚裔细分法案(A6896/S6639)》,特定部门将在2022年12月开始搜集数据,2024年起强制执行搜集。

纽约中华公所、美国酒店华裔协会、纽约市居民联盟、纽约同源会与亚裔维权大联盟等纽约市三大华人区的侨团与民间组织,12月24日紧急召开记者会,除了共同对外表示难以认同立法结果外,也为了在法律执行前向州府争取谈判空间,把可能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华社将共同成立组织与州府斡旋。

该法案最受华社抨击的是执行层面仅针对亚裔社区分类搜集数据,侨领与组织代表当天均质疑政客为何不针对白人、非裔或拉丁裔细分,而只拿华人开枪?

纽约“亚裔细分”最早从2011年由时任州众议员孟昭文提出,类似法案至今已被提出6次。前州长库默于2019年否决了该法案,认为会加重财政负担和运作复杂性;因为如果落实细分的话,政府所有文件和材料通通要改,州预算没有这笔开销。这就类似一名跨性别者今年4月起诉政府,要求福利机构的申请表上提供X性别选项,福利机构当时回应说这需要州府投数百万美元更新整个软件系统。

法案支持方

2021年现版法案由州众议员牛毓琳和州参议员、民主社会主义者萨拉查(Julia Salazar)共同发起。与前版本类似,它将为华裔、韩裔、菲裔、日裔、越南裔、印度裔、孟加拉裔、巴基斯坦裔、尼泊尔裔和泰裔……,创建单独类别。修改部分是,把原籍国改成民族/血统。

州长霍楚表示,“长期以来,纽约的有色人种社区一直受到系统性种族主义和不平等待遇的阻碍。我很自豪能够签署立法,正面地应对这场危机,解决种族主义,扩大公平并改善所有人获得(服务)的机会。”



牛毓琳23日表示,历经十年的亚裔社会运动(Activism)和2019年州长库默的否决之后,这项改革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政府将拨款1,300万美元用于更好地了解纽约亚裔社区的需求。

国会众议员孟昭文、亚裔儿童和家庭联盟(CACF)、华策会、韩裔家庭服务中心(KAFSC)、阿拉伯裔家庭支持中心(AAFSC)、印度之家(India Home)23日纷纷表态支持法案。

法案反对方

最近两个月来,中华公所、纽约同源会、纽约市居民联盟、华人教育倡导团体PLACE NYC、纽约华人联合会、美国酒店华裔协会、南亚教育奖学金和培训基金(SAFEST)、布碌崙第47选区民主党女性党代表唐凤巧等组织和个人,都发表声明反对亚裔细分法案。

中华公所主席于金山表示:“​​6869-A法案,过去曾经两次遭到前任州长的否决,十分遗憾的是霍楚州长却签署了该项法案。我们华人社区认为细分亚裔收集数据并不具有任何实质上的意义,因为收集资料并不需要把亚裔细分。”

“亚太裔是美国排名最少的族群,在政治力量上己属于羽量级的社区,若再将亚裔细分、在政治上会进一步弱化亚裔的政治力量,在社区上会造成族裔社区的对立、在争取资源上造成不必要的纷争。”于金山说,“特别在教育上,我们要反对推行亚裔细分法,这会影响到新生代受教育的机会。我们得思考,怎么做可以限制法案执行的范围。”

美国酒店华裔协会创会会长黄华清表示,接下来将联合各区华社成立反对亚裔细分法的相关组织,在州府正式推行法案前,由组织与州府谈判,将法案对华人产生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州府在12月14日的视频会议上,当时说会再考虑。”纽约市居民联盟主席臧东慧说,“州府财政这么紧张的情况下,为什么一定要花费1,200万美元在这法案上呢?”

由于州长霍楚近期才到布碌崙区募款,社区当时也向她陈情反对亚裔细分法,臧东慧因此表示:“我们保证明年初选与普选时,全面抵制霍楚竞选州长。”

亚裔细分法原定将纽约的亚裔分为24个族群,后来经布碌崙居民联盟主席臧东慧等社区人士反映,而改为12个族群,并将西藏重新并入华裔计算,但台湾因为仍“被”独立出来,而备受华社抨击。

政客为何喜欢细分族裔?

当天,代表华埠选区的州众议员牛毓琳因为是主要提案人之一,而受到现场出席者的抨击。

亚裔维权大联盟副会长赵靖桉表示:“从游民所到这个法案,这些都是政治议题,而这个(亚裔细分法)是牛毓琳提出来的,她有没有跟你(社区)谈过这个事情呢?我只希望我们华人真的能够找出能够帮我们做事的人,不是说一套、做一套。”

前布碌崙38选区市议员参选人林煜则认为,亚裔选民不要盲目相信(blind trust)特定政党或参选人,以后投票前要清楚对方提出的政策。

选举顾问何德邻有丰富的数据分析经历,他受访时表示:“这项立法的最大受惠者是处理数据的人,而不是被搜集数据的人;历史上最受数据细分所害的是二战时期的犹太人。”

何德邻认为,法案内容相当模糊,现在还不能确定亚裔细分法是否就是“祸害”华人,但他也直言,“政府此举不怀好意、居心叵测”,并建议华社未来如果想组织跟政府谈判,“大家也可以多拉一个焦点:数据存长时限”,也就是向政府质问亚裔细分数据的保存期限。

“对任何一个政客来说,他们都想把最不受欢迎的政策的影响减到最低,以便连任。而这最低影响的体现,就是体现在他们自己的得票率影响到最低。”何德邻说,“以后有那么精准的数据时,政客当然想把最不受欢迎的政策局限在华人当中了,因为低投票率的华裔对任何一个政客的得票率影响都低。”

加州州长任命“细分亚裔”作者为州总检长

2021年3月24日,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任命民主党第18选区州众议员邦塔(Rob Bonta)成为加州下一任总检察长,填补刚刚接任联邦卫生及公共服务部(HHS)部长贝塞拉(Xavier Becerra)留下的空缺职位。

48岁的邦塔出生于菲律宾,在加州中谷(Central Valley)长大,毕业于耶鲁大学,是一名进步民主党人。

在他担任州议员期间,经其提出并签署成为法律的州法包括:取消私人监狱;终止现金保释金制度,不过在2020年11月大选期间,加州选民公投推翻了该制度;在加州娱乐大麻合法化后,提出AB1793法案(2018年经由时任州长签字生效),要求各地检察官在2020年7月1日前,自动从人们的司法纪录中删除或减少某些与大麻相关的刑事定罪。

另外,他也是当年极具争议性的“亚裔细分法案”(AB 1726)的发起人。2016年3月15日,加州众议院高等教育委员会通过了由邦塔提出的“亚裔细分法案”,该案要求从2017年7月1日起,加州公共高等教育系统、医疗系统仅针对亚裔及亚太平洋族裔的血统的居民,按照所在血统族裔详细细分、进行登记,但并未具体说明这些搜集的数据将做何用途,引起社区的警惕。

当时,很多人担忧邦塔的此项法案是一项以民族为名限制华裔上大学的法案,是对包括华裔在内的整个亚裔社区的“种族歧视”。违背了加州《209法案》禁止公立大学招生、政府工作招聘以及合同审批时,将种族、性别作为考量因素的原则,因此招致大批华裔的强烈质疑和不满,抗议活动不断。最终,“亚裔细分法案”在强大的反对声中无法继续推进,宣告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