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梦秋律师楼:家庭法+移民法+民事纠纷
葛医师:可信赖的中医家庭医生
三一地产: Texas专业地产管理公司 一条龙服务
名居地产:大Sacramento 房地产投资与管理专家
ARK7:让投资房产变得像投资股票一样简单
鼎立装修:免费估价 质量保证 价格合理
Path Mentors: 藤校导师项目式引导初高中生进名校
菠萝学校TimeForKids时事新闻阅读课 3-6年级免费!
王志明律师:专精车祸及伤害理赔
王笑霞律师所:值得信赖的移民和车祸律师
Farmers经纪人Grace:一站式保险 优质服务 理赔快
Closet Factory:壁橱定制的领导品牌 全美首屈一指
房屋贷款经纪Cosmo:免费咨询+诚信专业+高效负责
COMPASS锵锵三人地产团队:Martin+Rita+Robben
蜂鸟旅游回国机票 & 核酸检测

2020年3月中旬,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在新冠状病毒(COVID-19)爆发后,率先在下令在全州范围内实施居家令,实施严格的戴口罩令,室内用餐和其他活动也受到严重限制,而且洛杉矶的迪斯尼乐园仍然关闭。

相比之下,佛罗里达州没有全州范围的限制。 共和党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禁止市政当局对拒绝戴口罩的人处以罚款。奥兰多的迪士尼世界从2020年7月开始重新开放。

尽管采用了不同的方法,但加州和佛罗里达州的COVID-19病例率几乎达到了相同的结果。这是为什么呢?

This is going to be an important question that we have to ask ourselves: What public health measures actually were the most impactful, and which ones had negligible effect or backfired by driving behavior underground?



Amesh Adalja, a senior scholar at the 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

这将是我们必须问自己的一个重要问题:哪些公共卫生措施实际上是最有影响力的,哪些措施的影响可忽略不计或因不可预知的行为而适得其反?

尽管研究发现,佩戴口罩和限制团体活动人数等措施可以帮助减缓冠状病毒的传播,但受到政府施加更大限制的州并不一定比没有限制的州情况更好。

根据联邦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自大流行开始以来,加州和佛罗里达州的COVID-19发病率均约为每10万居民8900例。截止到3月12日,两者在COVID-19死亡率中均处于各州的中间位置:佛罗里达州排名第27,加州第28位。

康州(Connecticut)和南卡(South Dakota)是另一个例子。 两者均列为COVID-19死亡率最严重的10个州之一。 然而,民主党州长内德·拉蒙特(Ned Lamont)在死亡人数激增后的过去一年中,在全州范围内施加了许多限制,而共和党人南卡州州长克里斯蒂·诺姆(Kristi Noem)没有因为秋季的病毒死亡人数激增而下达命令。

虽然拉蒙特(Lamont)为某些州外游客下令隔离检疫,但诺姆(Noem)发起了一项耗资500万美元的旅游广告活动,并欢迎人们参加大规模的摩托车集会,一些健康专家说,这将冠状病毒传播到整个中西部。

两者都认为自己的方法是最好的。

诺姆在最近的一项保守会议上说:“即使在大流行中,公共卫生政策也需要考虑人们的经济和社会福祉。”

拉蒙特(Lamont)最近宣布,他将从3月19日起提高零售商店,饭店和其他设施的容量限制。“这不是德克萨斯州。 这不是密西西比州。 这是康涅狄格州。” 针对很多州解除口罩令,拉蒙特说,“我们发现有效的方法是戴面具,远离社会和进行疫苗接种。”

据美联社统计,随着全国范围内新的COVID-19病例减少,超过半数州的州长在过去两周内采取了行动,以终止或放松冠状病毒的限制。

某些容量限制已于周五在马里兰州和俄克拉荷马州终止。 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新泽西州,纽约州和怀俄明州将在未来一周放宽限制。

在几乎所有情况下,州长都称赞他们对这种流行病的态度,而批评家则指责他们过于严格或过于宽松。

加州的重新开放速度缓慢,预计将在4月份得到提速。 但是,加州的共和党人正在组织撤销纽森的行动。由于他对企业,教堂聚会和人们活动的长期限制令人们感到沮丧,目前已经有将近200万个请愿签名。 他还面临着公立学校停课以及缓慢重新开放的巨大压力。

纽森上周在道奇体育场(Dodger Stadium)发表州情咨文时断言,加州一直是抗击病毒的领先者。他发表演讲时面对的体育场的空位大致等于该州55,000名死于COVID-19的人。

纽森还说:“从这种大流行的早期开始,加州就对科学和数据深信不疑,我们采取了及时行动。” 他补充说:“我们不会因为一些反对者和厄运者而改变路线。”

From the earliest days of this pandemic, California trusted in science and data, and we met the moment. We’re not going to change course just because of a few naysayers and doomsayers.

Gavin Newsom

迪桑蒂斯(DeSantis)在自己的州情咨文中断言,佛罗里达州的状况比其他州更好,因为佛罗里达州的企业和学校都是开放的。 今年年初,佛罗里达的失业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且远远低于加州的平均水平。 迪桑蒂斯说:“尽管许多其他州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一直在封锁人们,但佛罗里达州却在解放人们。”

While so many other states kept locking people down over these many months, Florida lifted people up.

Ron DeSantis

确定最佳方法比仅查看州范围内的政策和总体病例发生率要复杂得多。

与佛罗里达州一样,密苏里州也没有在全州范围内使用口罩的规定,去年6月终止了限制生意,其累积COVID-19死亡率与加利福尼亚州相似。 在没有州级命令的情况下,佛罗里达州和密苏里州的许多大城市都强加了自己的口罩要求和生意限制。 在密苏里州,这意味着约有一半的人口仍受制于口罩。

共和党州长迈克·帕森(Mike Parson)吹捧这种流行病的“平衡方法”,使许多公共卫生决定权归地方官员,并允许密苏里州的经济“恢复强劲”。 帕森上周表示,新的COVID-19病例和失业率都很低,消费者支出已回到大流行前的水平。

州卫生主管兰德尔·威廉姆斯(Randall Williams)相信,当密苏里州的冠状病毒病例去年秋天激增至全美最高水平时,居民们听从了帕森的呼吁,自愿佩戴。

公共卫生专家说,个人的选择可能有助于解释州长的宽松或严格命令导致的一些州之间的类似结果。 哈佛大学助理教授(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托马斯·蔡(Thomas Tsai)说,有些人自愿“在准则更加宽松的州更加警惕”。 他说,但是在政府授权更多的州,“公众一般都戴着口罩并遵守准则,但在私下里,他们放松了保护,不那么警惕。”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阿达利亚(Adalja)说,采取严格的措施,例如禁止家人访问祖父母和朋友聚会,就像采取单一的禁欲令去与毒品使用和性传播疾病作斗争一样。有些人会遵守,但有些人无论如何都会去做那些活动。(来源:Market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