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美国邮政局的数据,在2020年3月至11月期间,有9万名旧金山人离开了这座城市,其中大部分人前往佛罗里达州、内华达州和科罗拉多州。这座只有90万人口的城市短时间内流失了10%的人口。而旧金山的情况并非个案。昔日大型科技公司的天堂——硅谷如今也面临着企业和员工双流失的困境。

据西班牙《先锋报》网站2月7日报道,不久前,埃隆·马斯克刚刚带领特斯拉离开硅谷。此前甲骨文和惠普等巨头已经先行一步,即便惠普“车库”一直被视为硅谷的诞生地。在这些科技巨头身后尾随着成千上万的员工。高昂的生活成本、其他州的激烈竞争和新冠疫情导致的远程办公是造成大批企业和员工流失的罪魁祸首。如惠普在去年12月正式宣布将目标锁定在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地区。

报道指出,由于多家科技巨头都把赌注压在了得克萨斯州,该州已经开始被视为南方崛起的一个新技术中心,而奥斯汀则将成为“新硅谷”。正如过去的旧金山湾区、美国东海岸和伦敦,奥斯汀正受益于“聚集经济”带来的红利。对于员工和企业来说,短距离的移动比长距离移动更有成效,成本也更低廉。过去发生在硅谷的一切如今正在得克萨斯州悄然发生。



报道称,像苹果、谷歌、脸书和推特等科技巨头也体会到了切肤之痛,并陆续加入逃离大军。很多科技企业都将造价高昂的总部设在旧金山湾区,一些新落成的写字楼迄今为止依然空空荡荡。很多员工都因疫情被迫远程办公,而这从停车场里寥寥无几的几辆车上就能看得出来。

此外,未来这种远程办公的形式很可能长期化,而不止是临时性措施。例如,脸书表示,该公司一半的员工最终将永久采取远程办公形式,预计将在未来5到10年内实现这一转变。推特也允许提出申请的员工“永久”采用远程办公形式。

经济学家指出,虽然“聚集经济”是城市存在和发展的重要原因和动力,一直以来在城市中心工作的数字领域自由职业者比郊区更多。但最新研究发现,居住在郊区的自由职业者实际上从事着要求更高的工作,而且工资也更高。由于新冠疫情,有些自由职业者很可能迁出城市,因为远程工作对居住环境的要求降低了,无论住在城市还是郊区都一样。

据报道,根据美国Zumper房屋租赁网站的数据,2021年1月旧金山的房屋租赁价格甚至比2020年1月下降了20%以上,虽然当地的平均价格仍然是全美国最贵的。

专家们一致认为,加利福尼亚州的高税收是大批企业告别硅谷的原因之一,而得克萨斯州没有设立个人所得税,也没有设立企业所得税,企业通常只需缴纳仅占总收入1%的特许经营税。整体来看,不管是州政府还是联邦政府的税收都相对较低。

报道指出,另一方面,生活成本也是如此,尤其是买房成本。加利福尼亚州的整体房价水平高于得克萨斯州,而在帕洛阿尔托、丘珀蒂诺和其他旧金山湾区科技巨头所在的地区,房价水平还要高得多。旧金山湾区一直是全美房价最高的地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