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一,加州参议员Connie Leyva提出了《Silenced No More Act(以下简称SB 331)》。该法案的支持者表示,它将保护那些公开说出工作中受到歧视的员工–即使他们已经签署了保密协议。

Leyva在一份声明中说道:“SB 331将防止员工被迫签署保密和不诋毁协议,这些协议将限制他们对工作场所的骚扰和歧视发表意见的能力。对于任何雇主来说,因一名员工成为某一类型的骚扰或歧视的受害者–无论是由于种族、性取向、宗教、年龄或任何其他特征–而试图让他/她保持沉默都是不可接受的行为。”

这项新出台的立法则是在前Pinterest员工Ifeoma Ozoma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提出。今年6月,她跟同事Aerica Shimizu Banks一起走到公众面前,涉及到的问题包括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Ozoma知道,她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加州一项名为《CCP 1001》的法律的保护。这项法律是在Me Too运动之后通过的,旨在保护在办公室公开谈论性别歧视的员工。但她也意识到该法律有严重的局限性:根据法规,它没有将其他形式的工作场所性骚扰包括种族主义考虑在内。



“如果Pinterest决定起诉我,他们必须肯定地声明,我面临的歧视不是因为我的性别,而是因为我的种族,”Ozoma在接受Protocol杂志采访时说道,“这是唯一一次作为一名黑人女性对另一个人而不是对我来说是双重困境。”

在走向公众面前之后,Ozoma开始致力于扩大《CCP 1001》的保护范围。

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它将对以要求员工签署严格保密协议而闻名的科技行业产生巨大影响。这项规定对合同工来说尤其困难,因为他们往往缺乏跟全职员工一样的保护和资源。近年来,Facebook和谷歌的合同工都冒着遭到报复的风险大胆讲出自己的不公遭遇。

据悉,California Employment Lawyers Association and Equal Rights Advocates也参与了《Silenced No More Act》的制定工作,其涵盖了加州法律下的所有歧视类别,包括种族、宗教、性取向、性别认同、血统、残疾和年龄等等。

该组织工作场合公正和公共政策高级顾问Jessica Stender表示,保密协议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有害的,因为它们阻止员工公开反对工作场所的虐待行为,“我们很自豪能成为SB 331的共同发起人,该法案将禁止跟歧视所有形式有关的强制保密协议–包括早该实施的种族歧视保护–以确保职工不再沉默、歧视不会被掩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