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借走的”十個中國詞” 影響全球當代生活

英語,代表西方的強勢文化。作為世界性的大語種,它成了現代與文明的標誌。有人跟風叫嚷:只要具備兩條就是“現代文盲”,一,不懂英語;二,不會電腦。其實,文化所涉及的領域形形色色,是否可以這樣說,不會寫毛筆字、不會算卦,就等於“國學文盲”?

憑人怎麼說吧,現代中國為了追求“和世界接軌”,幾乎把英、法、俄、德、日、意、西班牙和阿拉伯語,當成了通向世界、通向文明的惟一橋樑。母語——中 國話可以弄得一塌糊塗,甚至不如日本人寫得漂亮,講得流利;英語,卻必須要捱過大學六級、托福考試。這據典型的崇洋媚外做法,似乎該回頭了。隨着中國國力 的增強,漢語也逐漸變成了外國人的香餑餑兒。仔細一看才發現,許多英語詞彙其實就源於漢語,歐洲人做過精細的統計,自1994年以來加入國際英語行列的詞 匯中,中式英語貢獻了5%到20%,超過任何其他來源。

英語屬於印歐語系(Indo-European languages),包含着印度、西亞和歐洲的語言。目前使用的英語單詞中,有不少是從非印歐語系“拿來”的,這在狹義上,就是英語中的外來語。這些白 皮黃心的“雞蛋詞”,無須向“英語世界”做額外解釋,就能順利地理解、溝通。脫胎於漢語的“雞蛋詞”,早就默默地影響全世界了。除“孔夫子 (Confucious)”、“中國功夫(kung fu)”、“麻將(mahjong)”或者“豆腐(tofu)”之類絕無僅有的稱謂,再挑揀10個真正有中國氣質、代表華夏氣派、並影響全球當代生活的 “雞蛋詞”,便足以說明問題。

(一)絲綢——silk

中國是養蠶大國,絲綢的故鄉。瓷器和絲綢始終是古代中國對外貿易的絕密技術和看家商品,直到鴉片戰爭前,英國進口到廣州的鋼琴,還干不過珠光寶氣的絲 綢。 “silk”的發音,顯然是漢語的音譯,這個詞代表了中國高超的工藝技術和貿易強勢。即便現在,絲綢仍在現代生活中充當雍容華麗、典雅高貴的象徵。

(二)茶——tea



這個詞,又是英國人從拗口的閩南話里偷走的。茶,和絲綢、瓷器比肩,堪稱古代中國對外貿易的拳頭產品。目前,品茶代表了一種生活方式和文化品位,中國 人對人生的思考,幾乎都能在裊裊茶煙里找到。據蕭乾的《茶在英國》介紹:“茶葉似乎是17世紀初由葡萄牙人最早引到歐洲的……英國的茶葉起初是東印度公司 從廈門引進的,17世紀40年代,英人在印度殖民地開始試種茶葉,那時,可能就養成了在茶中加糖的習慣。”據說,即使在“二戰”那樣物資睏乏的時期,法國 人定量配給咖啡,英國人則要的是茶,還有一點點糖。茶成了歐洲人的“主心骨”,他們只能跟着茶香如醉如痴地行走,這不是本土的歷史與遺傳;而是異域文化的 征服和同化。18世紀的柴斯特頓勛爵乾脆在《訓子家書》里寫道:“儘管茶來自東方,它畢竟是紳士氣味的;而可可則是個痞子、懦夫,一頭粗野的猛獸。”

(三)世外桃源——Shangrila (Xanadu)

這是兩個近意詞。都有“世外桃源”的意思。“Shangrila”出自西藏的傳說之地——香格里拉,“Xanadu”則是蒙古的元上都。如果要表達 “世外桃源”,通常採用“Xanadu”這個詞。看來,以出世自居的美國作家梭羅,白白地在瓦爾登湖旁邊,做了那麼久的“隱士”。講究“寄情山水、超然物 外”的哲學,中國人是當之無愧的開山鼻祖。

(四)風水——Feng Shui

風水,還是音譯。它凝聚了古代中國在活人住宅和死人墓地方面的集體智慧。儘管有人打着所謂“科學”的旗號,指斥風水是封建迷信;但是,迷信所謂“科 學”,故步自封,則是另外一種迷信。風水的整體原則是“趨利避害”,這也是安全生存最起碼的信條。近年來,風水在美國紅極一時,從中國人唇齒之間發出的音 節,已經成為當代人急需探究的學問。

(五)茶點——dim sum

一聽發音,就知道,這個略帶小資情調的詞兒,來自閩粵。英國人有喝下午茶的習慣,幾杯印度紅茶,常就一碟甜點。英語原本有表示蛋糕、點心的詞,偏偏不 用,硬要拽一個來自漢語的生僻字。恐怕多少也有與時尚接軌、和東方同步的優越感吧。中國是茶的故鄉,茶點也搖身一變,成為登堂入室的英語外來詞。

(六)走狗——running dogs

中國式英語貼切地表達了一種見利忘義、供人驅使的“下三爛”。無從考證,最先運用這個詞的是中國人,還是英國人;重要的是,英語世界接納了“走狗”,並以漢語的思維撫育這個“外來詞”。接納詞彙的同時,無形中也接受了中國人的價值觀。

(七)紙老虎——paper tiger

這是最令人難忘和揚眉吐氣的一個新詞。締造者應該是偉大的民族英雄——毛澤東!他老人家是博學的詩人、雄才大略的政治家、運籌帷幄的軍事天才。美國人 硬不硬?蘇聯人牛不牛?原子彈厲害不厲害?……在他眼裡,都是色厲內荏的“紙老虎”。只要跟中國人作對,老子就得碰碰硬,看天下“誰主沉浮”。上世紀50 年代的“美帝國主義”、六七十年代的“蘇修”,都變成了毛澤東嘲笑的“紙老虎”。這種蔑視強敵、自強不息的精神,當然是中國人對世界文明的貢獻。談笑風聲 締造了一個詞,足令中國的敵手躲在角落裡發抖了。

(八)大款、巨亨——tycoon

這種稱呼是近些年才流行街巷的,指有錢有勢的商人或者企業家,中國傳統的叫法是“大掌柜”。被英語拿走,又是閩粵之地的音譯。可見,鴉片戰爭前,中國 商人名聲在外,馬可·波羅在書里描寫的東方,物阜民豐,黃金鋪地。來中國走一遭,就像現在某些“假洋鬼子”上趟拉斯維加斯一樣。

(九)賭場——Casino

這個詞,似乎是地道的西方舶來品,發音酷似法語或者意大利文。殊不知,“Casino”竟是福建話的音譯,可是,為什麼英語要拿它表示“賭場”的意思 呢?據傳,很久以前,移民到美國的福建民工,拿到一點微薄的工資,便在無聊之際,聚眾賭博,試試運氣。每次開局,都會嚷嚷:“開始了! 開始了!”想不到,陰差陽錯地搭給英語一個現代詞彙。

(十)小費,賞錢——Cumshaw

這個詞是閩南話“感謝”的音譯。為了給人一點酬勞,在鈔票上意思意思。英語世界也像喜歡“money”一樣,渴望“Cumshaw”這個油水豐厚的單 詞。儘管中國人沒有給小費的習慣,但是,對於錢,卻並非一毛不拔,甚至比西方人出手還大方。偷走“Cumshaw”這個“雞蛋字”的歐洲人,一定見過,中 國人曾如何揮金似土。其實,東西方對待金錢並沒有本質的不同。[原文作者:張繼合]

(原文發表於2007-12-26)


12月22日西雅圖聖誕和29日新年7日團:點擊了解詳情>>>



Leave a Comment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