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纳利:SCA5变相族裔配额

Ward Connerly世界日报记者记者张越/洛杉磯—沙加缅度电话採访

加州於1996年通过第209號提案,修正加州宪法,禁止公立机构因族裔、性別、移民来源国等歧视或偏好。209提案最重要的推动者,是非洲裔社会运动家康纳利(Ward Connerly)。1995年,康纳利是加州大学系统理事会主席,他率先在加大通过招生中,禁止將族裔和性別纳入考量的措施,使亚裔学生在柏克莱加大和洛杉磯加大的入学率快速增长。身为一名有色人种,他反对平权法案(affirmtive action)、反对任何形式的种族偏好,打破了族裔配额的藩篱。本报7日电话专访康纳利,发表他对SCA5提案的观点,康纳利发言非常直截了当,本报原文照登。

康纳利说,虽然「族裔配额」(racial quota)被明令禁止,但SCA5的目的就是要搞变相的族裔配额,只不过以其它名称,实施族裔配额,改个名字很容易。现在SCA5提案称,大学里的学生结构不能反映加州的族裔比例,那么该如何「反映」?只能实施族裔配额,而这是倒退。

SCA5的提案人州参议员贺南德兹表示,SCA5会增加其他族裔学生的入学率,但不会影响亚裔。康纳利质问:这怎么可能?某族裔学生入学率增加,其它族裔名额一定会减少,这是常识问题。除非大学无限制扩大招生,或兴建新大学,但目前加州濒临破產,財政上不可能无限制地收学生。康纳利说,即使多建大学,也不能解决好大学的竞爭性;比如,当年加大为了多招生,新建了UC Merced,但有人愿意去Merced读书吗?大家还不是都爭相申请洛杉磯加大(UCLA)和柏克莱加大吗?但这两所大学不会无限招生,只要有竞爭,就会有淘汰。

康纳利说,既然要扩大拉丁裔学生比例,那么该淘汰谁呢?「过去他们抢白人的位置,现在白人已经没得抢了,那么就抢亚裔的位子。」

康纳利说,1996加州通过209號宪法修正案以后,亚裔在加大,尤其是洛加大和柏克莱加大入学率显著升高。曾为加大理事会成员,他愿意看到更多优秀亚裔青年接受高品质大学教育,但一些人却认为「亚裔太多了」,所以他们总是要想办法来阻止亚裔入学。



加大拉丁裔理事有私心 

对於现任UCLA校长Gene Block在公开信中表明,该校因受209提案阻挠而不够「多元化」,康纳利指出,209提案通过后,加大不但没有失去多元化,反而更加多元化,任何数据都可以表明这一点。现在加大理事会里的拉丁裔理事变多,也是造成他们加大希望多招拉丁裔的愿望。但大学必须要招收最努力的学生,而不是按族裔来招生。

增拉丁裔学生比例 就会淘汰亚裔

身有四分之一黑人血统的社会运动家,康纳利说,黑人和亚裔一样聪明,区別只在於文化上。亚裔喜欢读书,黑人则喜欢体育,两者都在各自领域有非常大的成就,这是很好的事情,为什么非要逼非裔去读书?而且加州的非裔仅占人口6.5%,但已占加大学生的4%,难道还不够吗?美国是个自由的国家,只要能在专注的领域有成就,都是成功,都会受到认可。

康纳利说,虽然他是有色人种,但他反对任何形式的种族偏好。他说,平权法案確实在1970年代帮助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获得工作机会,但也造成现在黑人不愿进取的习惯。如果要在加州恢復这种按种族来录取的方式,难免不会造成拉丁裔步黑人的后尘,变得安於伸手,不思进取;而亚裔则因为努力得不到认可也会变得慵懒,到时候美国怎么办?他说:「我当年反对招生考量族裔,也是为了避免我的孙子在招生时受到歧视。」他当年从社区学院读起,並非因为是有色人种才入学,后来转学州大读书,一路都是自己奋斗的结果。

康纳利说,美国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美国给予每个人平等的机会,让人们发扬各自的优势,刻苦努力即可达到人生的目標。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我们是以个体而组成的国家,每个人有多努力,就能得到多少回报,无关族裔,这就是美国的立国之本。 (原文


12月22日西雅图圣诞和29日新年7日团:点击了解详情>>>



Leave a Comment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